Posted in 未分类
2021年9月5日

百度网盘app不显示外挂字幕

朱慈烺越说越怒:“通过和你们的贸易,建虏用劫掠来的财物、古董和金银购变成粮食,养活了掳掠来的几百万人口,而你们则是赚取了大笔的黑心钱,明知道粮食盐巴铁器硫磺是朝廷不许出关的禁品,但依然铤而走险,不停的向辽东输送,你们这是在剜大明的肉,补建虏的血啊!你们地窖里的每一两藏银,都沾满了我大明百姓的血泪,都是你们罪孽的证明!”

听到此,在场的晋商,包括范永斗在内,都已经吓得瘫软在了地上,因为他们从太子的口气里听到了浓重的杀气。

最后,朱慈烺冷冷道:“到今日,建虏人口增加了数倍,粮价却和我大明差不多,而这,都是诸位的功劳啊~~”

“殿下饶命~~”

靳良玉、王大宇、翟堂三人惊恐不已,已经跪在地上哭喊求饶。田生义的商号被查了,管家和账房都已经招供,他们三家肯定也是同样的待遇,虽然太子还没有亮出他们管家和账房的口供,但那只是早晚的事,因此他们心中已经没有了侥幸,只想着求饶免死了。

王登库呆若木鸡。

只有范永斗依然在辩解,干嚎道:“殿下,田生兰一面之词,殿下不可相信啊,互市是朝廷的政策,贸易之罪不在草民等人,我等将粮食布匹贩卖给蒙古人,蒙古人再卖给建虏,非草民等人所能左右啊~~至于禁品,草民从没有卖过啊。”

朱慈烺一口气说了那么多,心中的怒火有点无法压制,不过他始终记着吴甡的叮嘱,今日到张家口,只是抄家找证据,范永斗等人的处置,一定要交给陛下和朝廷。

见范永斗还在狡辩,他忍不住怒从中起,真想将范永斗拖出去,凌迟处死!

但忍住了。

老贼不过就是垂死挣扎,现在杀了他不但是便宜了他,而且也会落人口实,不利于未来在朝堂上的辩解。

因此,对范永斗的干嚎,他只当没听见。

古典美女红尘美人

“殿下,草民有罪,殿下所说的一切,草民都认!”

一片喊冤求饶声中,却有一人忽然认罪。

朱慈烺微微惊奇,抬目看去,发现是跪在最后的梁嘉宾。

梁嘉宾其实岁数并不大,今年刚五十多岁,但身体虚弱,须发皆白,看起来像是一个七十岁的老人,他直起身子,一边剧烈咳嗽,一边喘息的说道:“罪民自白,自崇祯五年后,罪民明知道粮食铁器是禁品,也知道蒙古人会转卖给建虏,甚至有时候来的直接就是打扮成蒙古人的建虏人,但罪民却假装不知,将粮食硫磺铁器想尽办法的隐藏在马车之中,过关卡,到草原上和蒙古人交易,以获取其中的利益,罪民罪不可赦!”

说完猛地磕头,再抬起,咬牙切齿的道:“然罪民却要举发一人,若非此人带头,罪民绝不会、也不敢和建虏人交易,正是因为他的带头和模范,又贪图赚取的金银,罪民才会心存侥幸,冒死和建虏人交易。不止罪民,在场的晋商,都是如此。天启元年,建虏粮食不继。即将崩溃之时,就是此人和其父亲为建虏输送了大量的粮食、衣物、炊具等基本生活物资。然后又从辽东带回了大批的人参、鹿茸、兽皮,发了横财。而在这之前,此人和此人的父亲就和建虏有联络,万历四十六年,虏酋努尔哈赤的七大恨之言,就是此人从辽东带回的……”

“你胡说!你血口喷人!”

梁嘉宾还没有说这人是谁,就有人气急败坏的按捺不住,扭头冲着他大声呵斥。

正是范永斗。

范永斗先是怒斥梁嘉宾,再朝朱慈烺叩拜:“殿下,此人胡言乱语诬陷草民,殿下切莫相信啊。”

朱慈烺脸色冷冷:“他还没有说是谁呢?你又怎么知道是诬陷你?”

“……”范永斗一时哑然。

“除非他说的这些事情,都是事实,且都是你做的!”朱慈烺补充一句。

梁嘉宾忽然大哭了出来:“殿下明鉴,罪民所说的一切,都是范永斗这个狗贼所做的!这个狗贼出卖朝廷出卖国家,手段凶狠,外有信义之名,其实内心狠毒,犬子梁怀远只不过没有听从他的命令,就被他勾结蒙古人,害死在了草原上,不止犬子,这些年被他害死、坑死的小商人又何止少数?”

“你疯了。谁害死你儿子了?”范永斗面无人色,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老底会这么被梁嘉宾掀了出来。

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范永斗,不要以为你做的隐蔽,我就不知道!”梁嘉宾哭声更烈:“我是疯了,自从你害死我儿子,我就疯了,我只所以苟延残喘,活到今日,就是要看到你被报应的一天。今天,终于是来了。范永斗,你等着被凌迟吧,哈哈哈哈哈~~”

“疯子,疯子!”范永斗已经完失去了方寸,慌得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人影一闪,梁嘉宾忽然向他扑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他。

范永斗吃了一惊,本能的伸手推拒,两人就这么扭打在了一起。

这种情况下,谁也不敢拉架,其他晋商怕被波及,慌的闪到了两边。

“啊~~~”范永斗忽然一声惨叫。

血光乍现,原来他的右耳被梁嘉宾硬生生地咬下来了。

直到这时,朱慈烺才挥挥手,武襄左卫冲上去,将两人分了开。

范永斗罪有应得,但梁嘉宾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若没有其子之事,他不会自认其罪,更不会跳出来举发范永斗。

范永斗捂着耳朵,杀猪一般的疼叫。

梁嘉宾衔着半只耳朵,满口是血,疯狂的笑,感觉已经是疯了。

到此,晋商们的心防彻底崩溃,面对太子,都认了走私之罪,并不住的叩头,求太子殿下饶命—只有一人依然抗拒,那就是范永斗,范永斗坚不认罪,连来远堡的范家商队他都推给了儿子。但他认罪不认罪已经不重要了,在酷刑之下,范家的管家,领队和账房终于是支撑不住了,他们先后开口,将范家的斑斑恶迹一一供述,同时也供出了范家藏银的地点,其后,范永斗的两个儿子也顶不住,开始招供。

很快,墨迹未干的一大叠的供词,就送到了太子面前。

到现在,朱慈烺终于可以放心了。

人证物证皆在,晋商之案已经是一个铁案,于是他立刻下令:“这几人的家中和商号中应该还有隐藏的违禁品。宗俊泰,你带武襄左卫即刻搜查。张家玉,佟定方,你二人配合,记着。一定要严密仔细,家中商号,一处也不能放过~~~”

朱慈烺不是皇帝,也不是刑部,没有下令抄家的资格,所以要想搜查晋商府邸,只能使用“找证据”的借口,而这个借口的形成需要有一定的证据做支撑,不然会授人以柄,所以朱慈烺才不得不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,先把晋商本人找来,再抓他们的心腹拷打,最后才能执行抄家。

另外,朱慈烺还没有回京,身上还背着“代天巡狩”的名义,这也是他可以利用的一个模糊点。

黄家黄云发虽然不在张家口,但他的罪责却跑不了,一样被抄家,查封商号。

“是!”

武襄左卫指挥使宗俊泰抱拳听令。

抄家由他、张家玉和佟定方三人共同负责。

听到太子的命令,范永斗瘫在地上,再也起不来,被咬掉的右耳依然在流血,但他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,只老眼呆滞的喊:“范家对朝廷有功,范家捐钱捐物,范家……”

但已经没有人理会他了。

很快,张家口再次骚动起来,各家晋商的商号和府邸早已经被京营严密看管,太子命令一下,行动立刻展开。武襄左卫和精武营冲到晋商各处商号和府邸中,依照管家和账房先生,或者是晋商本人的口供,甚至是压着他们本人到场,开始找寻各家藏银的地窖,搜银抄家。

遭逢大变,各家晋商都是一片哭声。

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”

众军之中,一名面如冠玉的年轻文士轻轻叹息,却是军中赞画张家玉,他授命和宗俊泰、佟定方一起抄家,现在他们来到的是范家,范家人口众多,将近两百人,此时都被押在旁边的一个偏院里,男男女女,老老小小,不知命运如何,都在惊慌哭泣。

中军官佟定方上前一步,小声道:“赞画不必可怜他们,若非他们吃里扒外,挹注建虏,建虏岂能肆无忌惮,在辽东占我国土,杀我百姓?”佟定方自十六岁之后就跟随父亲在辽东军中,大小血战经历无数,最恨的就是投靠建虏,向建虏通风报信的汉奸,晋商资敌的行为更胜于汉奸,佟定方如何能不恨?

张家玉微微点头,知道自己有点心软了,以范家的恶行,遭受现在的待遇,一点也不值得同情。

“走吧,我估计范家地窖里的银子,不在少数。”武襄左卫指挥使宗俊泰一直沉默,这时忽然说话。

……

范府临街而立,对面街道有一家小酒馆,突逢巨变,小酒馆今日并没有开门,但奇怪的是,二楼却一个客人凭栏而立,一手扇子,一手酒壶,不停的往嘴里灌酒,脸上带着招牌式的微笑。

原来是萧汉俊。

……

“圣旨到~~~”

抄家的行动刚展开没有多久,张家口的南门口,几个锦衣卫护卫着一名绯袍太监就急急奔入了张家口,问明了太子所在的地方,立刻快马向巡道衙门而来。

到了衙门前,那绯袍太监跳下马,气喘吁吁的喊:“圣旨到~~太子接旨~~”

右手举着缎黄的圣旨,一边喊,一边奔入衙门内。

因为太急加上太疲惫,脚头发软,被门槛一绊,差点就摔倒了。

而在他们到来之前,朱慈烺就已经得到了消息,于是毫不意外的在前堂迎接。

绯袍太监秦方在朱慈烺面前展开圣旨宣读。

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……”

不意外,崇祯帝催太子回京,而且是立刻动身,不得停留的严厉口吻。

朱慈烺苦笑,心说父皇心急的暴脾气,还是不能改。

秦方宣读完圣旨,小心裹起来,然后双手搀扶朱慈烺:“殿下快起。”

朱慈烺站起来,接住秦方递过来的圣旨,肃然道:“秦公公辛苦了,今日已经晚了,今夜在张家口休息一夜,我们明天一早出发如何?”

此时已经是申时末(下午六点),日渐西沉,天色马上就要见黑,今天启程已经是不现实了,秦方犹豫了一下,躬身拱手道:“殿下请尽快,陛下在京师等你可是等的心急了。”

朱慈烺点头,令人带秦方下去歇息。

秦方是专门来传递圣旨的,虽然对张家口的大动静很吃惊,但却一个字也不多问,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太子的京营兵已经接管了张家口的防务,并封锁张家口周边,到处设卡盘查,甚至抄家的行为–做什么就是做什么的,不该他关心的事情,他绝不多问。

等秦方退出,朱慈烺目光看向跪在院子里的分巡道程绍孔。

程绍孔面如死灰,事到如今,他已经没有任何侥幸了。

如果是督抚,他还可以糊弄,说自己不知情,但他却不敢糊弄太子,因为太子是国本,是未来的皇帝,他可以糊弄一时,但糊弄不了一世,惹的太子大怒,说不得他整个家族都要倒霉。何况晋商们都已经招了,他对晋商的袒护,已经不可能隐藏了。

两个武襄左卫上前,将程绍孔押到了太子面前。

程绍孔跪在太子脚下,动也不动,只是哆嗦。

朱慈烺望着他,冷冷问:“程绍孔,你可知罪?”

“臣……”程绍孔脸色煞白,跪伏在地,用哭腔回答:“知罪。”

朱慈烺点头:“很好,你能知罪,说明你还良心未泯。我问你,这些年你收了晋商多少银子?”

“罪臣不清楚……大约有两三万两吧。”程绍孔趴在地上,已经哭出来了,一是惭愧,二是恐惧。

“除了你,还有谁收了晋商的银子?”朱慈烺盯着程绍孔。

“这……”程绍孔哑住了。

“怎么?都如今这地步了,你还想要掩护他们?”朱慈烺的口气骤然严厉。

————感谢“最友善积木”的连续打赏,谢谢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