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in 未分类
2021年9月3日

麻豆传媒草逼网

原来如此,那就是敌对势力了,难怪山派对自己的态度不一般,按照他们的法,这种自称血道的流浪者,根本就无视这个世界的生命,直白地,在山派眼里,自己是白蔻的救命恩人。

“这个事情我想你们已经上报武道界了,相关的结论应该也有了吧。”萧开起了好奇心,很想知道武道界的人是怎么判断的。

哪知道这话一出去,三个人都沉默了,白宇翔苦笑着:“汉唐的武道界,错综复杂,有的事情不仅仅是门派之间的问题,还要考虑到各方面的平衡。”

他顿了一下,似乎在组织措辞:“萧宗师入武道界时间不久,也没有势力门派支持,这后面的问题,我想你能够料到。”

萧开暗中叹了口气,自己不好的预感果然是正确的,白宇翔遮遮掩掩之下,他立即判断出,武道界对自己的处理决定不会太好。

“不过在我们山派看来,”话到这里,白宇翔也不隐瞒:“萧宗师你毕竟是女的救命恩人,这点无法改变,但我们也不能左右武道界的决定。”

“你看我把白蔻禁闭起来,也是为了这个缘故。”

萧开并不意外,他转而笑了起来:“我明白的,多谢了,让我猜一猜,武道界真正的目的,是所谓的什么机缘吧。”

这真是一个聪明的人,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看得很透,可惜势力太过单薄,难以独自对抗武道界,三人心中都划过一声的叹息,没有接上话。

“如茨话,我也直来意了,白蔻算起来和我是同门,身上同样有机缘,武道界知道这个事情,是早晚的,我想到时候,山派虽然号称汉唐第一门派,恐怕也难以善后。”

这话一出,三饶脸色都变了,萧开的是事实,是他们心里最大的秘密,但总不能让白蔻自废武功吧,那还不如杀了她。

“所以我来的目的,希望我们能沟通一下,我想带走白蔻,最终保证其安,以及未来难以想象的成就。”萧开露出底牌:“血道的流浪者,最终我们会想办法根除,这个世界,慢慢也就不需要武修的存在。”

清新性感

这话的口气有点大,这是要改变世界格局的做法,三人没有人相信,谢伟斌不禁有点失望:“年轻人,话还是不要胡乱夸下开口的好。”

“我知道这很突然,三位好好考虑一下,我可以等待。”萧开认真地看着三人,他不是再开玩笑。

“萧宗师,如果是这个要求的话,我想……”白宇翔率先表态着,但话刚到一半,谢伟斌突然截住了:“好,我们考虑一下。”

“师叔,您刚才不是……”白宇翔和莫宁都是露出惊愕的表情,他们不清楚谢伟斌为何态度改变如此之大。

“那我等你们的消息,告辞。”萧开微微点头示意,结束了谈话,白宇翔大声呼唤着,叫来门中的子弟,让人安排萧开暂时住在宗门内。

回头他再次返回,和莫宁一起以咨询的目光,看着谢伟斌。

“我知道你们想什么,”谢伟斌叹了口气:“萧开这个人,冷静无比镇定异常,胆色也有,白的应该是事实,他可以杀流浪者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宗门之内无人是他的对手。”

白宇翔和莫宁,都是忍不住咽下苦水。

“但此人来的态度、意思都没有强加于我们的做法,虽然我很怀疑他最后话语的意思,但不妨放一放。”

白宇翔的眼睛亮了起来:“师叔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他的对,武道界处理得了他,或者处理不了他,最终会回来找白蔻,我们保不住白蔻。”谢伟斌想得很周到:“但,我们也不能答应萧开的要求,轻易让他带走白蔻,否则的话……”

否则的话,山派将背负责任,把柄完落在武道界手中,很难脱身,甚至连灭门都有可能。

话到这里,白宇翔和莫宁明白了:“只是这萧开,会不会察觉师叔您的心意呢。”

“那就要看白的造化了,还有萧开的智慧。”着,谢文斌缓缓闭上了眼睛:“我们拭目以待,到时候,我出手就校”

“是,师叔。”两人恭敬地行礼,慢慢退了下去。

“机缘者,内含造化,山派的未来,在此一举了。”谢文斌神闲气定,想要机缘,风险是可肯定要承担的。

萧开随着门中弟子来到一间客房,房子里面的设备齐,装饰也颇为到位,他略略点头示意,门中弟子完客套话之后,便留下萧开离开了。

这里的房子大部分是平房,萧开打开窗户一看,外面是一处花园,四周静悄悄的,他神源在周围一转,并没有发现监视的人。

是山派好客,那是不信的,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山派的人认为,就算派人监视,也看不住自己。

他将西装一丢,整个人躺在床上,从刚才的交涉上看,山派包庇白蔻的心思是很明显的,对方显然知道自己和白蔻的关系亲密,对自己其实没有多少的防备。

但却不让白蔻跟自己走,一个是担心贸然跟自己走了,最终落得不好的下场,还有,明目张胆将人给自己,恐怕将来武道界那边很难给出交代。

想到这里,他不禁换个思路思考起来,要想带走白蔻,首先他要拿出折服山派高手的手段,这是其一。

另外的话,就是不能由山的人提议白蔻的去留,那只有唯一一个解决办法,也是最简单直接的,抢人。

一旦他的行动被定性为抢人,双方的冲突不可避免,只要山派拿自己没有办法,带走白蔻就不是问题。

意识到这一点,想起刚才谈话最后谢伟斌的反转,他心中暗道:“这个老狐狸,算盘都打到自己的头上了。”

但这种做法,他却不觉得讨厌,相反还觉得,对方真是太上道了,山派能成为汉唐第一大门派,果然有些门道。

既然对方给出了路,自己不顺势走下去,那就太对不起山派的心意了,想着,他的嘴角翘起了一丝的弧度。

Tagged with: